香港名人:第一个把泰拳中文化翻译过来的人托尼贾都要向他请教

时间:2019-07-16 10:02:02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一直很想说一下坤青(徐家杰)这个人物,虽然我之前的文章里有写过在香港拜访他的事情,但并没有展开说过,我想展开一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内容来自dedecms

  因为可以说从当年我读大学的时候在网上写很多关于泰拳的见闻什么的,一是早些年的中泰搏击对抗赛引起的关于中泰两国武术的大争论,二就是想反驳下坤青当年写的那些关于泰拳的夸张宣传,当然更重要的就是读书的时候比较闲,有时间去弄这些事情。可以说基本上早些年大家对于泰拳听到的那些传闻,比如“十男九拳”,“500年不败”,“活不过60岁”,“穷得吃不下饭”,“踢香蕉树”等等都是出自坤青之笔下,这些固有的偏见一直到近些年,泰拳运动在国内大量传播,大量的国人去到泰国训练,打比赛之后,才逐渐破除,因为大家见到了真实的一面,以前的炒作概念才无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十男九拳”说的是泰缅战争时期,泰国基本打到兵力枯竭,纳瑞宣王帐下起兵复国的士兵据泰国学者估算,人数大概在12万上下,已经几乎把全国还能战的青壮年都征召了,加上当时的暹罗兵制规定每个男性都必须服兵役(至今也是),所以泰拳是必修课程,才会出现“十男九拳”的局面,基本上泰缅战争一结束,泰国也就结束了这个局面,现在泰国民间最多的武道馆是跆拳道馆,而不是泰拳馆,普通民众对于泰拳的认知还不如中国拳迷。 “500年不败”说的是打了数百年的战争,泰缅战争满打满算也就三百多年,泰国一直没有被彻底征服过,基本就和“天下武功出少林”一样是个口号,戏说。 “活不过60岁” 这条后面就没人信了,因为很多拳馆的老师傅,老教练都不止这个年龄,70以上还在教学的也有不少,活不过60这个说法主要是部分泰国人,特别是退役拳手的生活习惯,酗酒,大量甜食以及各种不良生活习惯造成的早死,而不是练泰拳折寿,这个和早年说练拳击就会得帕金森一样可笑,因为阿里太出名了,导致大家认为拳击是导致帕金森的必然,那么我想问下,世界上得帕金森的人群里,几个是打职业拳击的? “穷得吃不下饭”这条也随着中泰之间交流频繁而破除,(播求也在多次采访中表明,泰拳手只是为了改善生活和从小兴趣爱好去打拳),因为泰拳比赛的拳酬在泰国来说收入相对较高较快,所以成了一个路子,但不打拳就吃不下饭吗?泰国广大农民可没有这么认为过,拳手出身穷是真的,但真的没有到吃不下饭的程度。 “踢香蕉树” 这个,和配合宣传钢肘铁膝一样,是个概念宣传,古时候没有沙袋,也都会在树上绑着绳子和布一类的东西代替,有了简易沙袋后,这个用法基本就被边缘化了,胫骨的硬度完全可以用纯泰拳的硬靶子给喂出来,不需要踢,播求踢香蕉树那是表演,训练真踢那个,把树林都踢完了也拿不到K1冠军。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copyright dedecms

  但坤青先生是有真材实料的,至于他当年为什么要这么写?坤青先生是一个非常有故事的人物,他以前的职务是ICAC的执行处副处长,差不多就是《反贪风暴》里古天乐扮演的那种角色,廉政公署高级官员,这个身份一直到他本色出演了《寒战》这个电影后才被内地拳迷知晓,他也因此获得了金像奖的最佳新人奖,轻易完成了很多演员一辈子都没达到的目标。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而且他完成了一个全世界泰拳爱好者都没有完成的任务,那就是第一个人把泰拳中文化翻译过来的人是他,古泰拳所有招式的中文翻译都是坤青先生做完的,包括我们熟知的三宫步,也是坤青先生定下的名字,这是一个要求很高的任务,别以为简单,如果把全世界的武术古籍还有阵法武备一类的东西收集在一起,并且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翻译出来的话,是完全够开一门学科的。 内容来自dedecms

dedecms.com

  我在泰国读大学的时候学的就是泰语这个小语种,我们大四的课程就是翻译中国的武侠小说和古典小说,而且最难翻译的就是武功招式,降龙十八掌,六脉神剑等等,因为这些词我们作为中国人很好理解,实在不能理解通过小说和影视的表达一下子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但外国人可不这么看,他们想知道中国武术的招式名称含义,要做的功课非常大,除了自身要去习练武术外,还得看很多中国古代战争典故,成语典故,成语里很多都是战争用词,比如瓮中捉鳖,暗度陈仓等等,而武术里的招式名称更具有代表性,比如传统弓箭里上下弓弦所用的一个动作叫“回头望月”,就是前后脚开立的情况下,把弓体固定扣在两腿之间,一手握住弓的一头转腰回拉,就能把弓弦装上去,这对于中国人来说就很好理解回头望月的意思,但对于一个外国人来说,就得从头学。 坤青的泰语是自学的,我当时全程和他泰语沟通的,跟我一起去的香港朋友都很惊讶,我也很惊讶,我之前只是认为他会,但没想到他能很深入的聊一些泰拳的历史还有招式民称一类的东西,虽然语法和单词有些误差,但就自学的来说,已经很牛逼了,这也不意外,因为坤青先生毕竟是这行的高材生,在牛津,剑桥这样的世界名校都有过学习经验,可以算是香港武行里的一个另类,而廉政公署的工作更让他对于追查泰拳历史源头,寻访名师一类的工作驾轻就熟。 坤青先生告诉我,迄今为主他去过泰国七八十次了,都是为了泰拳,是个典型的武痴,香港的武术家都有这个特点,对于武术的热爱远超大家想象,就是无论生活再苦逼操蛋,一聊起这个话题就神采飞扬,而且不会像我们有时候因为时间长了厌倦这个东西,泰国的拳手也很厌倦泰拳生活,但香港的不是,任何时候,都能保持一个童心一样的热爱,这是我很佩服的。最早他为了能翻译这些东西,也看大量的傣族武术的资料,到云南拜访过很多傣族武术家,因为傣族的武术有九宫步步法,傣族武术和泰拳是同源,但泰拳里只有三宫步(),也就是移动中换步换节奏的三角型步法,所以命名为三宫步,而像古泰拳的子母三十六招是流传下来的泰国古代拳谱招式,除了简单的如“鳄鱼摆尾”外,用的都是一些很生僻的泰文命名,宗教色彩和神话色彩浓厚,需要对泰国历史文化有深入了解才能翻译得了,坤青先生一招一招的翻译了,比如我们熟悉的“神猴献宝”,在托尼贾的《拳霸》第一部里有展现,泰文原名翻译过来是“哈奴曼献戒子”,我们后来翻译是很容易,但在当年,作为一个外国人,你首先得知道哈奴曼是神猴,然后知道贡献的意思,再知道戒子,然后再懂武术类的用词,才能总结成“神猴献宝”这样的招式翻译。

本文来自织梦

copyright dedecms

  而这样的工作在当时的华人界,也只有坤青一人能完成了,文武双修的数量很少,而他也给我说他翻译完那些东西后,基本上全世界华人圈相关的文章都再抄他的,那么他当时为什么要写那些炒作概念呢?一个是香港当时的文化风气,就是武侠写法为主,93年他离开廉政公署后,做的是时评人和专栏作家,如果不按照那种写法,基本没人看,因为当时人的认知摆在那里了,加上利于影视宣传,很多香港拳手和练习者也就默认了这个说法,但没想到传到内地,一直到近几年,才彻底打破这个炒作概念,这也和国内的认知提升了有关,我不赞同他当时这个做法,就和很多拳迷成熟后不再喜欢武侠小说的功夫一样,但大多数人如果一开始没有这种手法吸引,是不会关注这个东西的,这是否是一个东西普及的必经之路呢?我不清楚,但我希望能把握好一个度。 最后说一下坤青先生的功夫,他学的是古泰拳那套东西,套路文化的传承重于技击,当然,他70多岁还能给学生拿靶是很牛逼的,教的学员能打一些业余比赛,他对泰拳的文化研究已经到了一个高度,泰国的拳界对于泰拳历史文化的一些学术性的问题研究,都会征求坤青先生的意见,托尼贾曾经拍过一个古泰拳宣传片,里面也鸣谢了坤青先生,他还询问我关于壮族武术的内容,因为壮拳是近几年才开始复原的技术,壮拳和古泰拳相似度很高,所以他很感兴趣。

dedecms.com

织梦好,好织梦

  我个人对于坤青先生自从见面以后是很佩服的,即使不赞同当年他的做法,因为武备文化研究最需要的就是大量身体力行且文武双修的人,不一定要多能打,多能写,但起码能够比较中肯客观的看待一些东西,国内目前有这个势头,是个好事,但缺是的能通俗易懂表达出来的人,在这个时代,这点真的很重要。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